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蒋小白可不可以小声点

2018-11-02 13:09:20

蒋小白可不可以小声点

她真的不相信一见钟情。在她心里,爱情永远是种细水长流的东西,只有细细地、慢慢地才会有真正的感情产生,而一见钟情只不过是头脑发热时的一种幻像,她害怕幻像过后的寂寞。

A蒋小白缩在寝室边看亦舒边把电脑的音箱开得震天响的第三十八分钟,门终于被一个愤怒的男生敲响了,“哎,同学,能不能小点声呀?”蒋小白从床上滚下来连忙说对不起。男生看了她一眼,没作声,转身就走了,但是就在蒋小白要关门的时候,他又回过头来,对站在他对面的翘嘴巴女生说了句:“你也喜欢Metallic?”

蒋小白有点生气,难道只有男生才能喜欢摇滚?她把那张自旧物街淘来的打口CD从光驱里抽出来,随手扔在了自己的书架上,然后把身体向床上一丢,就睡着了。像她这样整个暑假都不回家的人在校园里不占少数,但是毕竟也不多,蒋小白不回家的理由是老爸老妈因购买一台微波炉中了海南双飞游的大奖,所以她就很知趣地拒绝了电灯泡这一角色,当然,这不是全部的理由,躲过父母的唠叨,对她来说,也是很难得的一次机会。

蒋小白在暑假期间的生活很颓废。整夜挂在校园上,或是去游泳馆游泳,要么就睡觉,睡醒了外出觅食,尽情地享受着生活的美好,但是她不是傻子,玩乐归玩乐,她还是抽空看看英语,准备明年的GRE.

B蒋小白和游泳馆的救生员混得很熟,有时候救生员有事,她就代他们值班。虽然她的泳技只能算一般。近期她学会了在泳池里憋气。如果戴着泳镜,她还会在水里睁开眼睛,很猥琐地欣赏别人的美腿。

某天她又一次玩憋气的时候,忽然看到一双长长的、长满汗毛的腿在她眼前挣扎,根据经验,她知道这准是个不会游泳的家伙呛水了。她只好游过去。

C彭逸川吐完一口水,睁开眼睛,没忘对救他的人说句谢谢。这时他忽然看到了对面戴着大泳镜的人长着一张小小的、圆圆的翘嘴巴。他刚想再说些什么,翘嘴巴却站起了起来说:“没什么事我走了。”然后就扑通一声跳进了水里。

蒋小白在水底练憋气,她发现她这次的心跳很不正常。她是记得这个“你也喜欢Metallic”的男生的,但是,她没想到,就算那么近的距离看他,他都长得……那么……那么帅。

D新学期一开学,很多社团都组织活动。校园的YN乐队据说也将有精彩亮相。有一天蒋小白正无聊地在寝室里背英语,忽然接到一个:“请问你是蒋小白吗?一会你能不能出来一下,有事找你。”

蒋小白放下就跑出去了,外面树荫下正有两个男生等着,蒋小白很酷地睁眼看着他们,等他们说话。其中一个头发很长的男生说:“我们是YN的,你知道我们吧?”再扮酷也不能扮到连YN也不知道的份儿上,蒋小白很知趣地点点头。然后那个男生接着说:“我们的贝斯手彭逸川前天生病住院了,所以,你能不能帮我们一个忙,我们知道你会弹贝斯。”毕竟能够和YN一起演出是件喜从天降的事。蒋小白笑着说:“好吧。”

可是,从楼下一步步走向楼上的时候,她渐渐感觉手心冰凉,那个彭逸川怎么了?那么高大的一个人,应该很健康呀,不会是又去游泳受了伤吧……蒋小白觉得她这样想真是很无聊,于是就冲着虚空中挥挥手,好像要把这种想法赶走,可是又发现自己的动作有点矫情。

E演出很成功,听台下的尖叫就知道了。

演出结束以后,几个男孩子提议去看彭逸川,蒋小白缩在角落里,整理着自己的贝斯,这时有人问了一声:“哎,你去吗?”蒋小白马上回答:“去!”

路上有人特意嘱咐她:“你什么都可以问,就是不能问彭逸川得了什么病,记住啊。”蒋小白心里开始怀疑:是不是这家伙装病想逃课,为了要装得像,就利用我蒋小白做幌子。哼,坏东西!

进了病房,只见彭逸川正趴在病床上哼哼唧唧地听MP3呢。这根本不像生病呀,蒋小白马上臭了脸,看着彭逸川,平静地问道:“彭同学,你生了什么病?”

她这么一问,本来很轻松的气氛变得有些尴尬,蒋小白却不管,她就是那种凡事爱较真儿的女生。她一直用目光威胁彭逸川,等他回答。对方于是只好问她:“你真的想知道?”蒋小白点点头,于是彭逸川翻了个身,坐了起来,大声地说了两个字:“痔疮。”

F蒋小白又开始了平静的生活,上课下课,去已经快要闭馆的游泳馆练憋气,或是躲在寝室里听CD.然后又隔了很长时间,她接到一个,“出来一下,有话跟你说。”是彭逸川。那天彭逸川请她吃烧烤,他问她:“你喝不喝酒?”她点点头,要一扎生啤吧。然后他们一边喝一边聊天。

“你还记得暑假的时候你听的那个CD吗?”彭逸川问她,“能不能借我听听?”

其实她知道他一定有那张CD,但是她不准备拆穿他。他陪她回寝室,在她寝室门口等她,她拿着那张CD出来的时候,看到他远远地站在走廊的灯光下,他真帅。

蒋小白把CD递给彭逸川,他忽然看住她对她说:“蒋小白,谢谢你来医院看我。”

“不用谢,我们是同学嘛。”蒋小白说。

“但是从今天起,我们可不可以不做同学了?”

“啊?”

“你做我的女朋友吧。”

G蒋小白考GRE的当天有点发烧,所以没考好。没考好就工作吧。她回家在爸爸的学校当了一名英语老师。

隔了很久很久的一天,她的忽然响了,“我是彭逸川,我现在就在你这里出差啊。”蒋小白吓了一大跳,啊,他来了他来了,怎么办怎么办。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平静下来,然后她就和他在离两个人都很近的一个地铁站见面。虽然仅仅隔了半年,再见面还是有些变化。蒋小白的蓝花布裙子和翘嘴巴上微微一点口红,使她看上去比以前漂亮多了,彭逸川头发剪短了,显得很精神,手里提着个大包。

两个人在附近一家餐馆点了菜。这次他们没有喝酒,吃完饭,天又黑了,彭逸川对蒋小白说:“要不要到我住的地方去聊聊?”蒋小白摇摇头,说:“就这样吧,回去晚了爸妈会担心的。”她要过马路了,这时彭逸川忽然拉住她的手,问她:“你怎么不留在北京?”蒋小白抬眼看他,忽然问他:“我为什么要留在北京?”

“我喜欢你,我说过。”

“可是我,我是不大相信一见钟情的。”蒋小白说这话的时候,用的是很认真的表情。

那次彭逸川回去后,蒋小白的心里一直很落寞。她想她说的那句话已经有足够的杀伤力,使彭逸川气愤地离开这里再也不要见她。她又觉得有点对不起他。

可是,她真的不相信一见钟情。在她心里,爱情永远是件细水长流的东西,只有细细地、慢慢地才会有真正的感情产生,而一见钟情只不过是头脑发热时的一种幻像,她害怕幻像过后的寂寞。况且,彭逸川一直都是那么,她觉得,他那样的人不太可能和她在一起生活一辈子的。

骨子里蒋小白其实是一个很保守的女孩。

H隔了很久很久以后,蒋小白收到一个邮包。邮包里除了一张旧的打口CD,什么也没有,她拆那CD包裹的时候,想到了很多事情:男孩对女孩说“你也喜欢Metallic”;女孩救了呛水的男孩;男孩对女孩说谢谢;男孩和女孩一起喝酒;男孩在走廊的灯光下对女孩说做我的女朋友;男孩找到女孩的城市问她为什么不留在他那里……忍不住,蒋小白的心里有点后悔,但是她是一个固执的人,她偏不要自己感觉到那后悔。

I蒋小白终于有了男朋友,对方是她爸爸的学生。小时候两个人曾经玩过过家家,只不过蒋小白不太记得那些事情了。蒋小白觉得她终于等到了她的细水长流。可是,细水长流,原来也只不过是这样的一种感觉……

男朋友是个很务实的人,交往了一年,都要向蒋小白求婚了,还买了一颗大钻石送给她。可是经常吵架,那天晚上也不例外。蒋小白跑回家,觉得很累很累,躺在床上,她忽然很想念北京,想念那个高个子不会游泳的男生,想念他带给她的一见钟情,想念他对她说我喜欢你野蛮火热的神情……她忍不住去找那张打口CD,照着邮包落款的地址,原样给他寄了回去。

J有一天下午蒋小白正无聊地在办公室批改学生写的英语作文,这时,响了,“你现在在那里啊?”是彭逸川。信号不怎么好,彭逸川的长途声音有点支离破碎,蒋小白不得不提高嗓门“喂喂喂”!但是那边的他仍然说:“蒋小白你到外面讲话会听得清楚一点儿。”蒋小白只好一边不停地喂喂,一边推开办公室的门。

这时,她看见一个高个子的男孩正站门外,手里拿着个,凶巴巴地对她说:“哎,同学,你能不能小点声呀?”

蒋小白忽然高兴地流出了眼泪,她跳到对面这个人的身上,紧紧地攀住他的脖子。那一刻,她终于明白了爱情是没有任何道理可循的,只要相爱,谁还管它是不是一见钟情呢?

连续式炭化炉
混泥土搅拌机价格
手机打鱼游戏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