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那曲信息港 > 科技

凶残案犯无须坐牢没天理哭喊响彻印度图

发布时间:2019-07-02 19:01:02

凶残案犯无须坐牢 “没天理”哭喊响彻印度(图)

8月31日,警察护送黑公交轮奸案犯(蒙头者)走出法院。

“这是对正义的鸡奸!”昨天,印度大媒体站充斥着言辞激烈的留言,激起公愤的是法院8月31日对去年“黑公交轮奸案”一名案犯的判决。去年12月,该案犯伙同其他5人在公交车上轮奸并杀害医学系女生尼尔巴娅(假名),使印度在世界面前曝光“阴暗面”。但法律对他的惩罚仅是进感化院管教3年,实际“服刑”2年4个月——只因他作案时差几个月未成年。对此判决,印度青少年权益保护者拍手称快,但印度媒体愤怒地说,是“这个畜生”把受害者骗上黑公交,是他两度对受害者实施强奸,是他将铁棍捅入女孩下体,也是他提议将受害者扔在路边,凭什么只因他晚出生几个月就宽容他的凶残?“印度怎么了?”当沙特“阿拉伯”试图为“强奸之国”把脉时,一72岁宗教9月1日因性侵16岁少女被捕,此前一天新德里又发生有警察参与的5人轮奸。尼尔巴娅的父亲说,“在印度,生女儿如同作孽”。

未成年,凶残罪犯被“轻判”

“我们对判决不满。不惩罚他等于鼓励其他青少年(实施强奸),女孩将再无安全可言。我们要上诉!犯这么重的罪,只因未成年就能轻易脱身,要法律还有何用?”8月31日下午,守在新德里青少年法院门外的150多名记录下尼尔巴娅母亲愤怒的哭诉。

据印度媒体讲述,去年12月16日晚,23岁的尼尔巴娅和男伴看完电影,在回家途中被人骗上一辆私营黑公交。汽车行进途中,先是公交司机开始讲污言秽语,其余5名男子锁上车门,将女孩拉到驾驶室附近的座位上轮奸,并“用凶残的方式袭击她私密的部位”。其男伴也遭毒打,眼睛受伤。6名男子施暴后将裸体的两人扔到新德里的一个天桥下。男性受害者回忆说,更可悲的是,两人在路边求救时有3辆三轮巴士路过,无人施以援手,警察在25分钟后才赶到,却因分不清案件该由那个警区负责犹豫不决。女孩终虽得以送医,并转送到新加坡治疗,但还是在两周后不治身亡。

“滑稽”,印度《今日邮报》1日如此简短的头版大标题被多家国际媒体引用,文章副标题“1216案强奸犯竟然躲过谋杀审判”则成为“印媒愤怒”的标签。《印度斯坦时报》称,8月31日被轻判的少年今年6月已年满18岁,他的5名成年同伙中已有1人于3月11日在狱中自杀,另外4人将于几周后被判刑,预计会被判绞刑,只有这位案犯因“作案时未成年”被交给青少年法庭。法官在宣判时称,在被称作‘特殊之家’的感化院拘禁3年已是法律允许对青少年实施的重惩罚,由于该青年已被监禁8个多月,所以再过27个月他就能重获自由。不仅如此,他在“狱中”不仅可以看电视、打游戏,接受职业培训,还将被安排住单间,原因是怕别人伤害他。

太愤怒,是否修法引激辩

“判得太轻!”这几乎是印度各大媒体的共同感觉。《印度时报》在报道时特意强调:当一个司法体系允许某人强奸并像野兽般虐待女孩,导致她死亡,而他只因为是“青少年”,在感化院蹲3年就能大摇大摆走出来。相信几乎所有人都会认为,这系统出了错。《今日印度》的标题则更直接:“完整宣判,但正义只有一半”。文章说,印度又一次让她勇敢的女儿失望了(印媒惯称尼尔巴娅为“印度的女儿”)。

《印度斯坦时报》称,印度检方指证说,该少年是6名案犯中凶残的,是这个“畜生”在那改变命运的夜晚把一对年轻男女骗上黑公交,是他殴打了那个男孩,强奸了女孩两次,也是他把铁棍捅入女孩下体,直接造成致命伤。法院闭门庭审时,极度气愤的遇害女孩哥哥试图抽他耳光,被周围人制止。法庭之外,数十名抗议者挥着拳头高喊“绞死他!”“我们要正义!”在该报站留言板上,有人说,“这(判决)是对正义的鸡奸!”有人说,“看到那位母亲的眼泪,我悲痛欲绝”。

此案在印度激起一场激辩——对成年人的界定是否应从年满18岁降到16岁。《印度时报》也说,在世界各地,法律会将成年人与未成年人区别对待,但很多国家不做区分,他们依据罪行性质适当下调未成年人年龄标准,以实现宽严并济。对强奸、谋杀等重罪,年龄限制更低。[1][2]下一页1日,印度议会下院反对党领导人苏西玛在推特中称,“残忍的罪犯只判3年,这不叫公平”,她将于本周提案修改印度的未成年人法律,使判决与罪行性质和伤害程度相适应。印度《邮报》说,不久前,印度法院虽然拒绝了分别来自律师和个人的8次呼吁将成年标准从18岁降至16岁的请愿,但法院本月初接受了一份请愿,该请愿呼吁以心智成熟度而非年龄,衡量一名罪犯是否成年。

上述改变尚在提议阶段便已遭印度青少年保护者反对。印度一儿童权益保护组织创始人阿姆德将人们因“1216”轮奸案提议修改“青少年正义法”称为“膝跳反应”,“这种因个案引发的膝跳反应会损害其他未成年人的利益”。儿童权益律师阿萨娜说,“我认为人们不应该将这3年看做一种惩罚,而应看做政府改变一个孩子所需的时间”。

由于法律要求保护未成年人隐私,印度法院及媒体都未公开涉案少年姓名,但透露出的他的人生故事听上去并不怎么幸福。印度媒体说,该少年犯出生在北方邦一个小村庄,是家里6个孩子中的。他11岁那年搬到新德里,之后做过很多份卑贱的工作,直到案发前受雇打扫那辆发生轮奸案的黑公交。平时,他几乎以车为家,晚上时常睡在车里。印度“儿童救助与你”组织负责人阿罗拉对法新社说,“事实上,每一个卷入法律纠纷的青少年背后都能反映出这个国家和社会的失败。”

管不住,“女人地狱”强奸多

“又发生一起轮奸案,印度这是怎么了?”“阿拉伯”8月29日以此为题说,就在近,新德里一名拥有数千信徒的72岁宗教被曝光性侵犯一名16岁少女(名为巴布的他于昨日被捕,此消息与公交轮奸案少年犯被轻判在印度大媒体上抢夺着头条位置——编者注);贾坎德邦一女警察在回家途中遭轮奸;马哈拉施特拉邦一20岁孕妇在自己丈夫面前遭反复性侵。但“阿拉伯”的统计似乎还早了些。法新社说,就在少年犯被审判的8月31日晚,新德里郊区诺伊达一25岁女子遭5人轮奸,其中两人是警方治安官。CNN说,在去年黑公交轮奸案发生后,还有多名外国女子在印度遭强奸。

“印度是女人的地狱。”去年到印度访问3个月后,23岁的美国女学生米凯拉得出这样的结论。她回到美国后对媒体说,在印度的3个月,每天都要忍受印度男人对她身体投来的尖利目光,“那目光简直要把我撕碎,我不知道在印度留下了多少我的照片,不知道有多少陌生人把我的形象用作色情文学。在这个旅游者的天堂和女人的地狱里,我被跟踪,遭人猥亵,甚至有人对着我手淫。”

“为何在这个有着数千年文明的国家,女人会变得如此脆弱?那个曾经只听名字就能激发人们的笑容与温暖的印度那去了?那个西方人眼中的佛教与圣人之地、那个以精神拯救和瑜伽闻名的印度那去了?”“阿拉伯”说,联合国已将强奸认定为印度的“国家问题”,今日印度每20分钟就有强奸案被报告,恐怕连圣雄甘地都已认不出它了。【环球时报驻印度特约陈晨环球时报刘洋段聪聪陈一候涛柳玉鹏】

原标题:凶残案犯无须坐牢“没天理”哭喊响彻印度(图)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经济

作者:

前一页[1][2]

微信小程序如何制作
微商城
微店如何推广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