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方舟子质疑韩寒删博文韩寒回应称是出书需要

2018-11-05 09:18:17

方舟子质疑韩寒删博文 韩寒回应称是出书需要

麦田 方舟子 韩寒   昨天凌晨,IT界人士麦田更新博客,发表《三重疑——兼答韩仁均韩寒路金波诸君,喔,还有范冰冰》,回应韩寒悬赏2000万找代笔、范冰冰加磅2000万支持韩寒以及出版人路金波、韩寒父亲韩仁均发表的观点。而方舟子也于昨天发微博称,“韩寒把从2006年12月13日到2007年9月18日长达9个多月的博客文章全删了。一边重金悬赏,一边销毁证据”。为此韩寒回应,因出书《杂的文》,保留了以前的文章是为方便不想买书的读者阅读,然后在2008年删除了以前的文章。   麦田:“宅男”与比赛难统一   麦田在新文章中主要提出,韩寒此前回应赛车中有精力写博客,回避重心“在比赛期极度关注络时事,广泛浏览资料,快速反应。这是一种宅男生活方式,而不是比赛竞技状态。”这种矛盾“在比赛周怎么能被统一”。不过有友认为,麦田依旧没有拿出韩寒文章有人代笔的确凿证据,他的表述“可以去写推理小说”。   以“打假”着称的方舟子昨天也连发几条微博质疑,韩寒删除了部分博客文章,“一边重金悬赏,一边销毁证据,更让人觉得悬赏没诚意。”并称“韩寒现场作文《杯里窥人》引经据典,列出参考文献,还能扯上不常见的《舌华录》一书,宛然博闻强记的少年学者。但是一年后接受电视采访,被问及为什么《三重门》取这个书名时,却说“记不得了。”   韩寒:删博客是出书需要   韩寒昨日更新博客以回应方舟子和麦田。他写道,“2008年3月份的时候,我的杂文集《杂的文》出版,里面的文章大部分都摘录自以前博客。我保留了以前的文章一些时间,以方便不想买书的读者阅读,然后在2008年的5月份左右,我删除了所有以前的文章。”对于《三重门》书名的质疑,韩寒回应是“为了如何让书名显得有文化一点我反复地思量,终于才有了取自《礼记》的一个书名,而且这两个字往前其实应该追究到《周礼》……于是我在之后的采访中便不好意思再回答。”   对于回应郑钧的文章在郑钧发表文章之前,韩寒表示此前已设想好对手的回应,并存在了草稿箱,而后不过是让朋友帮忙发而已。此外,韩寒还表示,他“有理由来胡乱的质疑方舟子你有团队,因为你的跨度太广,工作量太大,数据来源太广,反应太快,不像是一个40多岁的人可以独自干出来的事。”还回应麦田称“不是每个人都像你在IT界一样名声那么不好的,不是每个人都靠阴谋和关系做事情的,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精力不济扛不到一点钟的”。   晨报 刘婷   ■闲婷书话   一张嘴就是口水战   麦田质疑“人造韩寒”一事,这两天迅速在上弥漫出一股夹杂着迷惑与兴奋的“狂欢”。随着麦田新文发出,方舟子加入“战团”,韩寒又再回应,上连续剧持续上演。然而,韩寒究竟有没有人代笔的辩论出发点,其终点是否会越辩越清?或是照着上论战终成“口水战”的老套子,终想吸引眼球的吸引了眼球,该辨清的却没有辨清,只不过是一场闹剧。   这场论战,从一开始似是而非、不太实诚的东西就太多。麦田的7000余字博文,以及其后的《三重疑》,看上去是比一般的上质疑下了工夫,甚至有数据有表格,但IT界人士麦田,难道意识不到自己缺乏一个关键点——扎实的论据?就此抛出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观点,自然有友质疑其无非是想博出位。论战迅速演变为口水战,看上去雄赳赳气昂昂的东西,只展现了苍白,映射了络环境以及社会空气中的浮躁而已。   当然韩寒的回应也让人觉得“有点扯”,虽说“举证”难,韩寒总不能把自己的电脑交出去分析写作时间、存盘时间,并核对指纹来识别是否当时写作的是他本人,虽说韩寒的2000万与范冰冰的2000万可以说是一种有意的反讽,但还是令人想到了“顺势炒作”。上的论战,辩论出发点、大众关注点的不断跑偏,与其带来的“欢乐”气氛、“眼球”效应的增强,几乎成着正比。而麦田和韩寒的博文,也渐渐开始有了介于讽刺和人身攻击之间微妙的部分。记得韩寒曾说过,什么坛到也都是祭坛,什么圈到也都是花圈。但如果一场论战,只是为了浮躁中的浅层刺激,并夹杂着炒菜时呛人的油烟味,那么从一张嘴开始,就只不过是场口水战罢了。   刘婷

聚氨酯保温钢管
圆棒机厂家直销
万能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