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那曲信息港 > 育儿

亡灵界传奇之俺是仙人第二百六十章节外生枝

发布时间:2020-01-22 09:27:47

亡灵界传奇之俺是仙人 第二百六十章 节外生枝

治疗师的话自然又引发了四周人群中一片嘈杂的喧哗议论声。而四周的人群中,很多的人都是在下意识地摇着脑袋,也不知道是在怀疑这两位治疗师的检查结果;还是不敢相信罗格少爷的那种诡异莫名的“木刺之术”?

“哈哈哈……”场地中央处突然响起的一阵疯狂的大笑声立刻引起了惊诧莫名的众人的注意。循声望去,却是那位二级药剂师斯里大人正放声大笑着。

他那张还带了几分苍白之色的马脸上尽是一片浓浓的嘲弄神态,而笑起来更是很有些歇斯底里的感觉。斯里的这种疯狂大笑让四周的众人都用莫名其妙的目光看着他,大家明显都是一头雾水。前排还有几个莽撞冲动的佣兵更是失声惊叫了起来:“完了,斯里大人被弄疯了……”

似乎是听到了几个佣兵的惊叫声,斯里的大笑声明显一顿。他先是狠狠扫了那几位叫出声的佣兵一眼,然后一边伸手抹着似乎是眼角处被笑出来的泪水;一边用手指指场地中央的那两位治疗师,然后又点了点那边的韩风,最后指向了自己身旁的罗拉。

斯里的马脸上依旧带着似乎压抑不住的笑容,双眼中透出了浓浓的讥嘲意味:“好!哈哈,好!你们真厉害!这就是之前罗格少爷和罗拉主管在药剂大厅里商量好了,才表演出的这么一场戏剧吧?哈哈……真是有意思!你们可真有本事!厉害啊!”

说着,斯里又大笑了起来,就连腰都笑弯了下去……

斯里的话立时引发了人群中更巨大的一片喧哗声。一些反应过来的佣兵们已经开始对着场地里的韩风和罗拉以及那几位治疗师破口大骂了起来……场面顿时一片混乱!

罗拉大张着嘴,那双老眼瞪得老大,很是愕然地看着面前这位笑得腰都直不起来的二级药剂师斯里,然后,又不禁扭头看了看那边仍是一脸平淡的韩风和几位既有惊慌也有愤怒和错愕神态的治疗师。

回过神来的罗拉顿时老脸上就是一种哭笑不得的神态,心中更是大叫荒唐。这位二级药剂师斯里莫不是真被弄疯了?或是他的脑子进水了?怎么就能想出如此荒唐的想法来?

没等罗拉开口,那边的治疗师们可忍不住了。那位之前开口的年老治疗师很是激愤地大声道:“斯里大人!莫要血口喷人!我们一贯敬重你药剂师的身份。但我们治疗师也有我们的职业素养和骄傲。我们绝对没有和这位罗格少爷演戏。我刚刚所说的这位中毒佣兵的身体状况完全属实。在此,我愿向天神发誓!”

说着,在这位年老的治疗师的率领下,场中的三位治疗师以及场边角落上还在照顾着另外五位重伤的佣兵的治疗师也都一起跪了下来……

治疗师们的举动,顿时让场中激烈的喧嚣和叫骂声迅速减弱了下来。除了少部分仍在咒骂不休的佣兵,大部分的人群都安静了下来。看着场中显得异常激愤而正向着天神发誓的治疗师们,四周的人们不由得更是疑惑了。

斯里显然也被治疗师们的激愤誓言给吓了一跳。他那双带了点黄褐色的小眼也不禁露出了几分狐疑:难道……

不管是在这兰特王国还是整个人类世界上,向天神起誓都代表着个人或团体的所有荣誉和信誉。大体上,这种誓言的可信度都是非常高的。

但相比于接受这种誓言的真假,斯里却更不能接受治疗师的那种检查结果。那不但代表韩风拥有着自己所无法理解的古怪的高超手段,也很可能表示着:那位被自己所看不起的罗格少爷还真能解掉那两名佣兵身上的毒。

尽管不是治疗师,但作为药剂师,斯里又怎么会不了解刚刚那位年老的治疗师所说出的结果代表着什么。若是韩风真能用那种匪夷所思的木刺方式将那位佣兵身上毒素的蔓延作用给遏制住的话,那么,接下来,韩风将能有充足的时间和尝试用更多的手段来进行解毒。

按斯里的想法,这位罗格少爷再怎么样也是兰斯家族的第三顺位继承人,他的身份背景决定了他所拥有的惊人能量。只要能把这佣兵身上的毒素暂时给控制住,有了足够的时间,说不定这位罗格少爷就能从家族里找来或买来更高级的解毒药剂……甚至,他还能干脆就把那些三四级的高级药剂师给请过来……

越想,斯里就越是恐惧。若是这位罗格少爷真要这么做的话,那谁也不能说他作弊了。因为,这次的药剂比拼事先就说明了是要看看谁能解掉这种毒,却并没有任何手段和方式上的限制。

越想,斯里就越是慌乱。自己会输?……想到自己所下的赌注……心底涌起的强烈的冰冷感觉瞬间让斯里整个人如坠冰窟!

瞬间的失态后,斯里还是勉强控制住了自己慌乱的心神。

强自压下了心底的不安,斯里强笑着道:“天神誓言可是不能随便乱发的,几位应该要好好考虑一下后果才是。……好了,我们也不必再这样纠缠下去。我只想请这几位一级的治疗师告诉我,这几根肋木刺是如何起到这种作用的?这有可能么?大家只要好好想想就都能明白,这根本就是一场骗局!”

斯里的话顿时又引发了人群中一阵激烈的议论声。韩风施展的“木刺之术”实在是过于诡异莫名,大部分的人们都对此抱着强烈的怀疑态度,当下不少的佣兵更是高声力挺斯里大人,对着场内的治疗师们纷纷指责甚至是怒骂了起来……

“你……你们……!”场中的治疗师们顿时满面的激愤和愠怒,但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解说,那位领头的年老治疗师更是被气得浑身发抖,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看着场地中央的那位似乎是事不关己,始终是一副平静淡然、一脸漠不关心摸样的韩风,罗拉的老脸上不禁露出了苦笑。面对着治疗师们纷纷投射过来的求助目光,罗拉才终于开口道:

“好了!大家都静一静。这件事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其实不是很容易分辨么!这位中毒佣兵可还躺在这呢,这身体情况又不是只能允许这几位治疗师来检查。也不是只有这些治疗师才能检查出来的。我们只要挑选一些有名望的佣兵小队的队长过来检查一下不就知道了么。如此简单的事,大家闹个什么劲啊?”

罗拉此言一出,场中顿时就安静了下来。对啊,这不是还能继续检查的么?别人个又没说那些治疗师的检查结果就是最后的结论了,大家这是鸡冻个什么劲?场中的众人里顿时有不少刚刚还在破口大骂的家伙们很有些悻悻地缩了缩脑袋……

这个时候,罗拉的这种坦然的态度和治疗师们刚刚的激愤表现,已经足以让场中不少的人都看明白了些什么。

再看看那边现在颇显得有些坐立不安的二级药剂师斯里大人,以及回想起刚刚斯里大人那种歇斯底里的大笑和带了些挑拨意味的话语,四周的人群中,很大一部分的人都开始在心里暗暗嘀咕了起来:看这情况,似乎这位斯里大人有些不妙了啊……

而人群中刚刚还投下了不少金币买斯里赢的人们,就更是心内忐忑了起来。

韩风始终静静站在原地饶有趣味地看着面前的这场闹剧,嘴角也始终带着丝冷冷的笑意:这些家伙们又怎么能理解来自于修仙世界里的金针刺穴神术呢。作为炼丹宗师,韩风虽然不敢自称为医道圣手,但在人体内的经脉穴道之学上却也是真正的宗师级人物。

一个小小的“七针封穴”,不过是些穴道学上比较粗浅的功夫,也只能起到暂时封住人体气血运行,全面束缚人体的活动能力的作用罢了,还算不上什么高深的妙用。

这就好比暂时将人体置于冰冻冷藏的状态一般,这样就可以最大程度的遏制住伤口的恶化和体内毒素的蔓延状态。

看着斯里的上蹿下跳,韩风的心中只是觉得好笑,这个家伙已经注定要成为供自己所驱使的奴仆啦,再怎么闹也逃不了的。

回头用手掌轻轻地拍了拍刚刚还被急出了一头大汗的小巴亚,韩风对这小家伙表现出的忠心和护主之情还是很感满意的。又和旁边的阿里对了一眼。一直都表现得冷静自若的阿里不由对他微微的一笑。

阿里可是很了解自己这位韩风大人的神秘莫测。能从那位光明教会的教宗的手底下溜掉,这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事后才通过打听得知了暗黑之林中,那场魔法阵的大爆炸的大致情形的阿里,更是对自己的这位韩风大人佩服不已。只是,阿里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面前的这位韩风大人,也不过是韩风所分离出的一个分魂罢了。而韩风大人的主魂还躲藏在那药罐里沉睡着呢。

此时,人群中一阵的纷扰后,几支兰瑟小镇上颇有名气的较大型的佣兵小队的队长都被挑选了出来。这几个佣兵队长可都是斗气至少都在六级以上的高手,在他们运起了斗气探入中毒佣兵的体内进行一番检查之后,真相终于大白!

几位佣兵队长都是不约而同地向着那边显得异常忐忑不安的二级药剂师斯里,投过去了一眼带了些同情和怜悯的目光,然后又都一起看向了另一边静静站立的韩风。这些佣兵队长们看着韩风的眼睛中,透出的目光混杂了各种诧异、惊疑、惊叹的情绪,还带着十分的好奇与浓厚的兴趣。显然,韩风施展出的这种极端诡异的“木刺之术”确实让他们大开眼界,也大感兴趣。

不需要耗费那些昂贵的一二级药剂,甚至不需要消耗治疗师们的斗气,只需要几根最常见、最不起眼的肋木刺,就能将这种严重的毒伤给控制住。这种木刺秘术该是多么的珍奇,这里所蕴含的价值又是如何的惊人。

只是略一思索就明白了这些的几位佣兵队长,再度看向了韩风的眼中不由都露出了几分敬佩和……几分贪婪!

有着敏锐感应的韩风自然不难捕获到这些佣兵队长们眼中的那种贪婪之色,而韩风身后感觉同样敏锐的阿里,更是不自禁地绷紧了身体,就如同自己还在暗黑之林里生存时,碰上了那些中高级魔兽时的紧张状态。

广宁县妇幼保健院
荆门市石化医院预约挂号
亳州好点的癫痫病医院
南通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菏泽牛皮癣医院哪家正规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