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那曲信息港 > 生活

任女 第九十二章 六阶灵兽

发布时间:2019-10-17 23:03:06

任女 第九十二章 六阶灵兽

“快走!”

余跛子独目大睁,向外猛推了妊乔一下,妊乔猝不及防,被他推出了几十丈远。

妊乔他们的正前方,墨绿色的潭水开始翻涌,一个硕大的青色身影兀然出现,朝着他们疾速地游了过来

瞬息之间,那个青色的身影便游至近前。

妊乔抬眼一看,眼角猛然一抽!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只见一头体型巨大的蛇形生物,就像一座小山一样挺立在妊乔的面前。仅是头部和小半截身子,就有十几丈高!妊乔看不清楚它的蛇身到底有多长,只能隐隐地看见它粗壮的蛇尾甩在身后,仍然在几里之外的潭水之中翻腾不止!

它的身上布满了坚硬的青墨色蛇鳞,在头部的下方,还有一些赤红色的软骨,撑起了一对扇状的蹼,看上去就如同长了一对红色的翅膀一样!

三角形的蛇头突起,两侧嵌着一对金黄色的巨眼,那眼睛的颜色由深入浅呈涡流状向中心汇聚,眼球的正中是一道细长的黑色瞳仁,仿佛带着某种吸力一般,哪怕只是看上一眼,也会让人陷溺其中。

蛇吻下缘有一个凹缺。此刻,它的嘴巴是闭合着的,细而长的黑色蛇信正由这个缺口向外探出。随着蛇信的伸吐,一阵沉重而邃远的沙沙声便传入了妊乔的双耳之内,既惊悚又阴森。

“六阶灵兽!”

余跛子惊叹出声!他用那只独眼盯着巨蛇,内心暗诧不已。没想到龙灏竟然在这混沌之城中,豢养了一头如此强大的高阶灵兽!

灵兽天生就有很强的灵性,但如果修炼到了四阶,仍然没有开启灵智的话,便会沦落为只知道杀戮的工具!这头六阶灵兽看上去就是如此。如果把它从此地放出去,莫说是混沌之城,就是整个混沌之界都会跟着遭殃!

这个龙灏究竟想要干什么!

妊乔蹙了蹙眉,眼前这头巨蛇难道就是灵兽蛇?没想到居然是一头六阶灵兽!那岂不是相当于涅境界了!

妊乔面色凝重,将半月弯刀握在了手中。可惜这潭水之中有一层禁制,自己无法使用体内的灵力,不然凭借自己的手段,或许还有一拼之力!

能不能想办法破除这一层禁制呢?

妊乔又暗自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这水潭之中的禁制不同于残影和流云身上的禁制。极有可能是一种强大的阵法,是用来镇压这头六阶灵兽的,即便自己拥有玄龟戒可以破阵,估计一时半刻也无法破开。

而且,这层禁制同时也封印着这头蛇体内的灵力,一旦禁制被解开,后果将不堪设想!

妊乔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余跛子,见他身负重伤,根本无法御敌。对上眼前的六阶灵兽,就算是自己独自逃离,都不可能全身而退!如果再顾及其他人,更是没有丝毫胜算。

究竟该怎么办?妊乔一时之间也没了主意!

“哈哈哈哈”

余跛子突然狂笑了起来,他的心中想着,自己是将死之人,早死晚死都没什么关系!但无论如何,也要给那个小女娃制造一些机会,好助她逃脱!

蛇的一双巨目只盯向妊乔,连看都不看一旁的余跛子。

“孽畜!休要小瞧于人!”

余跛子站起身来,一甩胳膊,数十支飞镖便朝着蛇庞大身躯疾射而去!

蛇终于转过身,看向余跛子。一对金黄色的巨目圆瞪,一张血红色的巨口张开,朝着余跛子发出了一阵无声地肃啸。周围墨绿色的潭水一震,漾开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蛇的尖啸并未发出任何声音,却如同春雷乍响,万兽奔腾一般,震得余跛子和妊乔的双耳之内一阵阵地轰鸣!

余跛子被蛇的一声肃啸震得七窍流血,又被这股声浪卷起,甩在了他身后的巨岩之上。他投掷出的飞镖也丁零当啷地掉落在了潭低。

“音波……攻击!”

余跛子的嘴角溢出了一缕黑血,那只独眼瞳孔涣散,身体以一个奇怪的姿势折叠着,看上去已经摔断了骨头。他抬起手朝着妊乔一甩手,便掷出了一物。

“小女娃……一定要……逃出去!”余跛子说完,便脖子一歪,晕死了过去。

妊乔虽然有太乙遁甲护身,但此刻她的状况也颇为狼狈!她伸手接过了余跛子抛过来的玉盒,直接收入到银角吊坠之中。

没有想到余跛子到了这个时候,仍然想要助她脱困。自己也不能弃他不顾,要想办法将他救出去才是!妊乔的神色定了定,看来只能凭借太乙遁甲和半月弯刀之力,硬拼一下试试了!

蛇转过头,从高处向下睥睨着妊乔,蛇眼之中散发着幽幽的黄光,好似在审度着它面前的猎物似的。

突然,它粗壮的蛇尾朝着前方一甩,卷起了几十丈高的水墙,漫天漫地一般朝着妊乔袭来!

水墙的势头迅猛无比,裹挟着强大的气劲卷向妊乔。妊乔避无可避,只能撑开太乙遁甲硬扛住蛇的这一击!

“轰”

水墙如一柄重锤轰击在了太乙遁甲上面,妊乔直接被轰出了几百丈远!翻滚着撞在了一处巨岩之上。

“嗡”的一声,太乙遁甲护住了妊乔的要害部位。饶是如此,妊乔也被震得口吐鲜血!

妊乔缓缓地站起身来,只是还未等她站稳身形,远处的蛇再次蛇尾连扫,又一波更加强劲的水墙和气浪纷至沓来,有如排山倒海之势!太乙遁甲化成了一面巨大的盾牌护在身前,妊乔被冲击得向后猛退!感觉自己身体好像被一座大山压住了似的!

太乙遁甲的表面嗡鸣之声不绝,妊乔面色涨紫,双臂颤动,马上就要撑不住了!

她的肋骨好像被震断了几根,胸腔之内呼呼作响!她的双臂也被震得发麻,衣袖已经被震碎。一双白皙的藕臂裸露在外,这双手臂正在不停地震颤,好似随时都有可能炸裂开来,爆成一团血浆一般!

如今,她体内的灵气被封锁,身上的伤势也无法恢复,眼瞧着自己的力气被一丝一丝地抽尽,妊乔颓然地跪立在地面上,将潭低的岩石砸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长春看牛皮癣的好医院
广东中医治疗精索静脉曲张的医院
济南哪家治疗宫颈炎
沈阳治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湖北正规的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