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乐视网二股东我们有如下意见贾跃亭您哪位

2019-03-12 01:02:39

面对股东拆台,王石桑心了,“股东你为什么不支持我?”;董明珠怒了,“股东你为什么不鼓掌?”;马云“股东你为什么说谎?”;贾跃亭优雅地望了望天,“请问您哪位啊?”。

越是一个撕逼频发的时代,越考验一个人的修养。

比如说当你的公司资金链紧张、负面频发时,忽然从你身后站出来一个江湖威望也不太高的哥们儿,大吼一声“我是这家公司的第二大股东,我有下列意见要聊一聊”,然后高瞻远瞩地提出了若干建议,把你既有的战略否定一半,这时你该肿么办?

怒喝他、手撕他、用桃木小人扎死他?这些剧情都太过陈旧了,贾跃亭刚刚开发出来的一种新姿势——默默回眸注视这位激情演讲者半晌,然后呆萌地问“这个人是谁呀”。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11月6日,贾跃亭的一封内部信(不过这年头的内部信,一半都是写给外人看的),点燃了关于乐视资金流断裂的猜想。

11月8日,乐视第二大股东鑫根资本,自己找了一家媒体发了一封公开信,说作为乐视的第二大股东,他们已经准备好要跟乐视风雨同舟了。(这里要厘清一个概念,鑫根资本是上市公司乐视的第二大股东,大家平时经常提到的那个做造汽车、做金融,整了一个生态链的,是乐视控股)。

鉴于贾跃亭上头条的能力太强了,在这哥们儿主动发声之前,我是没注意过who is 乐视的第二大股东。

11月18日,鑫根资本创始合伙人曾强,又接受了媒体的采访,说如今乐视面临三重危机,还给贾跃亭提了N多建议,比如“贾总应该壮士断臂,把上市公司的四个主要业务集中做起来,将90%的时间投入在上市公司,剩下10%的时间作为股东,而非以CEO的身份参与乐视其他生态业务”,比如“我觉得贾总可以将汽车当作自己的梦想,单独成立一个公司,不要冠上乐视的名字,并且与上市公司区分开来”。

曾强的话,中心思想用我们东北话翻译一下就是“贾总,别总在外面扯犊子,赶紧回来给上市公司好好赚钱”。

鑫根资本创始合伙人曾强与贾跃亭

虽然在自己的那封内部信后,贾跃亭受到了媒体、市场、包括遥远的那位美国的内华达州财政部长的质疑,但估计股东从身后开的这一枪,是让老贾郁闷的一枪。

12月11日,贾跃亭露面中国企业家年会,被问及鑫根资本那次接受媒体采访的指点江山,贾跃亭是轻描淡写的回复的“我没有太多看那个文章,鑫根资本只是我们二级市场上的一个股东而已,因为乐视的持股非常散,不存在二股东、三股东”。

第二大股东?不好意思,您哪位啊?

根据此前披露的三季报,乐视的前六大股东是这样的。鑫根资本确实是第二大股东,不过第三大股东刘弘、第四大股东贾跃民、第五大股东曹勇都是贾跃亭的人,几个人持股又与鑫根资本差距不大。

也许,正是这种出了钱、当了第二大股东,说的也不算的股权结构,让曾强要在这种时刻隔空喊话。

乐视网二股东我们有如下意见贾跃亭您哪位

也许,也正是这种没拿上市公司多少股权,还想对乐视控股策略染指的态度,让贾跃亭十分不爽。

虽然是问了一句您哪位,不过贾跃亭话里话外的,还是隔空回应了二十天前,曾强提出的若干指导意见。

下为花儿街参考摘选的部分对话:

Round1:乐视应该把核心资源放在哪里?非上市公司有没有占上市公司便宜?

曾强:在我看来,乐视的战略方向是没有错,但次序存在极大的问题。应该把所有的资金、技术、人员、管理、团队、资源放在乐视云和乐视超级电视上。这样,乐视的七个生态方向都是对的。

对于这七大板块来说,有些是可以说,但不要做的;有些是可以做不可以说的;有些是可说可做的;有些是只说不做的。

目前来看,乐视汽车是可以说但不可以做的事情。如果未来三到五年,其他板块发展良好,乐视汽车是可以做的。

对于乐视而言,乐视电视和乐视云是既要说,也要做的事情。目前,乐视的VR、大数据分析、乐视的金融服务等内容是可以做,但不要说的。因为这部分内容是构建核心竞争力的。

我们有三个项目没有投,一个是乐视汽车,一个是易到,一个是乐视体育。这三个对我们来说,都是比较疯狂的,都是可以说、不能投的事情。这也是鑫根和乐视方面的重大分歧。

我觉得贾总可以将汽车当作自己的梦想,单独成立一个公司,不要冠上乐视的名字,并且与上市公司区分开来。

花儿街翻译:老贾啊,你要把精力放在上市公司的业务上啊,放在乐视电视和乐视云上。至于我没参与投资的乐视汽车嘛,你说说就得了。就算真想做,你自己去成立别的公司,不要用上市公司的名字背书,万一你的汽车项目有个三长两短,不要连累我们股价下跌。

贾跃亭:乐视整体是一个生态系统,上市的和非上市的,难免出现一些相互影响,但其实两者之间没有必然的关系,因为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无论是从资金、业务上都是割裂的,今年上市公司的业绩超过我们预期,尽管受到了一些影响,还是和外界对乐视的资本结构没有那么了解有关。非上市公司反过来在未来对上市公司有很大的反哺,上市业务现在也处于高速的成长期,对我们用户数量的增长,尤其是会员数的增长也会带来很大的帮助。

其实是相互作用的,上市公司是重要的,因为上市公司是乐视公司的基石,我们会把优质的资产越来越多的放到上市公司当中,上市公司的成功才是整个乐视生态的成功。

花儿街翻译:不要这么短视嘛,乐视体系内的非上市公司,以后都会有反哺上市公司的作用。别那么小心眼儿,以后别的业务赚钱了,我也会放到上市公司里的。

Round 2:究竟要不要做乐视汽车?

曾强:我认为乐视汽车有很大的压力。对于一个没做过汽车的人,靠梦想是难以实现的。乐视汽车应该等到乐视账面更殷实的时候再做。比起乐视云和乐视电视,乐视汽车是“伟大的下一步”。但是,如果乐视云和超级电视这一步做不了,那乐视汽车一步就死了。

贾总的精力也不要过多牵扯,主要作为股东,而不是CEO。乐视汽车的资金断了也就断了,但是要保住上市公司,电视和云是今天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是可以继续发展的。

花儿街翻译:贾总,汽车不是你想做,想做就能做。快回上市公司好好干活儿。

贾跃亭:各种各样的人都劝我放弃乐视汽车。乐视核心的价值观不会改变,核心的方向不会改变,改变的是我们的能力。

乐视汽车是造成我们现金流困难重要的原因之一,但是其实我的观点,大家都非常清楚,每一次大的困难,甚至磨难,其实都是下一次蜕变和下一次升华很好的机遇。一个一帆风顺的事情不是多么伟大的事情,汽车对于我们短期的经营的压力,我认为对我们来讲是值得的,我们核心的理念,乐视的基因、乐视的精神不会改变,今年这场风波,四年前我们已经有强烈的心理准备,在创造未来之路上,尤其是不是跟随性的模式,是一个颠覆性的模式,的模式,不可能不遭遇这种磨难,这对我们来说很正常。

花儿街翻译:我想,我能,我要。

Round3:谁来看住乐视的钱,谁来管住贾跃亭?

曾强:从制度上来说,各大板块的钱不能换来换去,不能说拆借就拆借,因为每个板块的股东是不同的。比如说,乐视云的股东所投资的钱是用来做乐视云的,你把乐视云的钱挪去做乐视汽车,对于上市公司来说,这种行为是侵犯股东利益的。对于非上市公司来说,则是侵犯了投资人的利益。

贾总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这也成了乐视本次危机的主要原因。应该有强有力的CFO来制约这种板块间的拆借行为。当然,我们对于这方面也没有做过深的研究。

我觉得贾总身边缺少一个可以和他制衡的COO和CFO。没有COO,使得公司没有KPI,没有CFO,使得资金可以随意调动。这是一个非常忌讳的事情,短期来讲,可能会造成危机,长期来讲,可能会毁掉这个公司。

花儿街翻译:贾总,你需要制衡,公司不能你一个人说的算,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的钱不能来回调,财务制度你懂不懂啊?我的钱不能投到乐视汽车啊。

贾跃亭:我们两个体系,非上市体系和上市体系,上市体系就按照严格的规范做,非上市体系的确是如此,我的观点就是变革问题和颠覆问题,所以在战略方向上要想创造一个的模式,肯定是少数人决定,99%的人不看好才有可能颠覆,大家都投票表决通过的事情不可能是颠覆性的事情,在战略实现和策略落地的过程当中,乐视是非常严格的,只是在极个别的重要拐点上是由我来决定。

颠覆式企业绝不是董事会投票决定的。

非上市公司板块之间的资金调动是很正常的现象,乐视都会在合规方式下操作。

花儿街翻译:非上市公司之间资金调动很正常,灰常正常,无论你说什么,就是正常。

至于决策嘛,对于未来先知先觉的都是少数人,等大家都明白了那还能是颠覆性创新么?不好意思,你没跟上我风一样的思考,I CAN I UP。

出品,公众号ID:zaraghost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本文由 花儿街参考 授权 虎嗅 发表,并经虎嗅。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虎嗅)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虎嗅保留追究相应的权利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