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那曲信息港 > 法律

发布个坚果3而已我们为何就不满意了

发布时间:2019-05-15 05:18:21

2017 年,可能是锤子科技硬气的一年,这种气势一路延续到了今年的坚果 3,并大有会让所有人给 40 多天后的新旗舰打出超五星好评的自信。

很明显,在度过了初的那段危机期后,锤子科技要发力了。

坚果 Pro 是锤子科技款破局之作,这个产量超过 100 万台的,极可能是目前锤子机型中保有量的产品。

罗永浩也曾在当时的发布会后采访表示,坚果 Pro 采取的是本来为 Smartisan T3 而设计的 ID,但基于供应链生产等方面的综合考量,锤子被迫把它做成了一个坚果。

这种将旗舰 ID下放到中端机型上的做法,让沉寂了两年之久的坚果系列迎来了一次话题爆发,而这很大程度上也是源于坚果 Pro 这套辨识度极高的造型设计。

按照锤子科技工业设计副总裁李剑叶的说法,坚果 Pro 其实是在保持更高辨识度的同时,探索当下三明治结构创新的可能性。但在去年上半年,各大品牌基本都在追求轻薄圆润的 Unibody 金属机身设计。

这点或许和罗永浩自己的喜好也有关系,罗永浩以前曾在个人微博中屡次表达对苹果 iPhone 4 的认可,但这类认可止步于 iPhone 5 时期,不然也不会说出经历了 6/6s/7 以后,这公司今天还跟设计有关吗?这样的话。

恰好,iPhone 4/5 在设计上都有一个特点,前者在工艺和结构上实现了一种的平衡,也一度引领了前后玻璃+金属边框这类三明治设计潮流,后者则探索了新的 CNC 一体化加工。

所以,不管是两代 Smartisan T 系列,还是在坚果 Pro 上,我们都能看到这种方正结构的影子。单从造型上说,它们基本都离不开硬朗、坚固和优雅这几个代名词,但由于三明治结构前后需要厚度对称,这类机型一般很难去追求贴合手掌,更谈不上轻薄。

作为商品,设计往往会为核心功能让路。比如说在全面屏时代,由于无线充电和内部的走线问题,很多品牌的就从全金属转为了玻璃机身,这种情况今年尤其普遍。

但显然,锤子科技早期基本是将工业设计的目标放在位的,甚至是走到了一个极端。有花大力气重绘 Smartisan OS 中的各种图标以保持观感的一致性,又或是让前苹果设计师 Robert Brunner 来主持设计初代的 Smartisan T1,还有对外各种与设计有关的营销。

乍一看,调性还是很高的。

而罗永浩自己也认为,锤子科技是一家设计驱动型的公司,不管是锤子科技官方,还是第三方媒体,对锤子和产品,都基本离不开工业设计这方面的讨论。

这其实也是锤子科技在品牌塑造过程中做得成功的一件事,即在美学设计上,比同行有着更高一点的寻求。这种对设计的执着,对美学的认可,对人机交互的探索,同样是锤子用户所在意的部分。

所以,虽然罗永浩依旧还有些口无遮掩,但一提到设计相关,锤子科技还是很珍惜自家的口碑。广大围观群众这种对工业设计的期待,基本贯穿于每一代的锤子,甚至包括旗下的一些周边配件。

卖得好不好先不说,起码这一点必须保证,那就是得先彰显一下自己的设计水准。

但在 2016 年 Smartisan M1 和 M1L 发布后,锤子科技的口碑出现了一次大滑坡。虽然罗永浩表示指纹识别模块做来做去就只有正圆和椭圆两个形状,但面对和 iPhone 过于类似的正脸,和与旗舰定位不符的塑料后盖,全部舆论方向还是离不开对这两款造型山寨与做工细节的质疑和抨击。

那时的吃瓜群众们发现,锤子科技连工业设计这条底线都守不住了。

终,M1 成为了锤子科技所有产品中,没有辨识度的一代。依照锤子科技产品总监朱萧木的说法:

M1 和 T 系列相比,工艺设计有一些妥协,这也是为什么是M而不是T。

而罗永浩自己表态更直接:

从工业设计上来讲,M1 是我们的耻辱。

不过我们后来看到,Smartisan M1 取得了不错的销售反响,尤其是相比之前的 T1 和 T2 有了显著提升,甚至一度缓解 2016 年末锤子科技的财务危机。

也就是说,从商业层面,这款 M1 是要比 T 系列更成功的,这不仅出乎吃瓜群众们的意料,可能也出乎了罗永浩的意料。

如此看来,锤子科技所寻求的独创性设计,在市场中真的重要吗?也许的确没有罗永浩所想象的那么重要。虽然 M1 在设计上开了倒车,但它却是锤子科技款在硬件配置和系统层面都跟上了时期的产品;也正由于这些改变,M1 成为了款被大众消费者所接受的锤子。

其实忙活那末久,锤子科技做了不少设计的产品却没法大显身手,只因为对比同行,它每次犯错都很明显:比如总是缺失一些关键的元器件,或者在发布时间节点上慢一拍,而前期的定价、后期的供货也不理想,这些都让早期的锤子科技一直处于逆风局。

前文之所以说工业设计没有罗永浩所想的那末重要,是因为智能早已不是品,而是日用品。对很多消费者来说,4G络、指纹识别和不低于行业水准的拍照,这些是应当有的,没有就直接不斟酌;而像有没有 NFC ,用不用 Type-C 接口,则不会对用户产生非常明显的影响,它们和工业设计是同一类,属于加分项。

我们认可锤子在设计层面的优势,但这部份的闪光点,目前还没有强到可以让消费者疏忽其他一切的地步。

换句话说,以前罗永浩想得太乐观了。

看清了这一点的罗永浩和锤子科技,在 M1 取得阶段性成果后,明显加快了产品的迭代速度,同时也对团队内部进行了一次换血,之后的发展自然也就顺势而为了。

我们看到了坚果 Pro,锤子科技用史上差的手感,换来了一个极具辨识度的工业设计,并在 M1 的基础上,给出了一套效率极高的移动设备生产力解决方案。

我们看到了坚果 Pro 2,这次锤子科技及时赶上了全面屏浪潮的班车,按罗永浩的说法,销量比之前都要好。

我们乃至还看到了1台空气净化器,会有这次跨界,是因为业务变现困难,锤子科技打算赚个快钱。

还有刚刚发布的坚果 3,有人觉得那个 Home 键太丑,配置也不尽如人意,而支持者们也会拿出那套老旧的说辞来回应,1000 多块的东西,还想怎样?

不管怎样,在设计这个问题上,罗永浩可能真的想通了不少。在今年 3 月份,他在微博上就表示:

ID 设计对于不同类型的产品的重要性差异非常大,比如对这样复杂的计算设备来说,设计更像是蛋糕上的糖霜,而不是蛋糕本身。其实这几年我们在 ID 美感和差异化上的延续追求,完全是匠人的执念和信仰,跟商业没有多少关系。

而在的坚果 3 发布会末尾,罗永浩又谈到了设计这个问题:

设计很重要,但它只是其中一部分;漂亮很重要,但对科技行业来讲,它并不是目标。

所以坚果 3,乃至是坚果系列,本质上还是支撑并维持锤子科技团队活下来的产物。比别人做得好看一点,什么都不会改变;但如果能好几倍,很多东西或许就会改变了。

4 年以后,罗永浩还是那位罗永浩,不同的是,如今他更懂商业规则,更懂对设计做出取舍,也更接近他所希望成为的企业家,我们已看到了他的选择。

至于那款在发布会上被罗永浩吹爆的革命性旗舰产品,等到 5 月份,我们还真想看看它能带来多少惊喜。

盆腔炎引起的小腹痛
妇科千金片哪有卖
妇科千金片使用说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